午夜怪谈鬼故事——色欲溶魂记

2001-04-01
一切的变化是从这一次大手术以后开始的。原本平静的一个女孩子突然变的暴躁起来,很容易对任何细小的事物发怒。“菁菁”一个25岁的大学研究生并不明白这一场手术带给她的变化为什么会那么的大!又是为了一件很小的事情,她的男朋友夺门而出,在那一刹那她也明白了完全是自己无理取闹。可是她就是克制不住,很想发怒得到一种莫明的满足。  她坐在地铁上,手中拿着今天买的新书。一直回想着这几天来的变化。这时一个地铁卖报的青年走到她的面前,因为她是底着头所以并没有看清楚,还以为是一个普通的乘客。“小姐,新民晚报要吗?”卖报的问到 “不要!”菁菁回答的很粗暴,周围的人都被她吓了一跳可是她还没有注意到。卖报的走过了几个人又停了下来。“先生新民晚报要吗?”“我不是说过不要了吗!”菁菁又突然像发疯似的啸叫起来,这一次还把书砸在了地上!周围的人连忙躲闪开来,如果不是因为她长得那么清秀别人一定以为她是哪个神经病医院逃出来的呢!  这一次她自己也发觉了,她的脸一红回想到这些日子里发生的事情。父母被她气的回老家了,在学校里和同学门老师也相处的不好。最爱她的男朋友也被她骂走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好,她再也忍不住泪水哭了出来。这一切都被一个人看在眼里,他悄悄的注视着这一切。她在一个僻静的站台下了,她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的发泄一下。站台上只有很少的几个等车的乘客,她走到尽头选了个座位。一脸的无奈满脑的空白。突然一个中年的男人坐在了她的边上,周围的空位置很多,很显然他是有意和菁菁坐在一
起。突然一种厌恶感由然而升,她想发火想骂人。可是她这一次忍住了没有发火,只是把手中的书握的更紧了。一张名片出现在菁菁面前,她一脸疑惑的接过了名片,原来坐在她身边的中年男子是一名心理医生。  “小姐你好,我知道这样的跟着你非常的不礼貌。可是我观察了你刚才在车厢里的
一些举动,不知道可不可以冒昧的问一句。你最近是不是经常这样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情呢?”那男人用着医生独有的安抚的声音问到。  菁菁在也忍不住了,泪水又涌了出来。那男人递给她一块纸巾。  “说吧,把你的苦恼都告诉我。我想现在只有我能够帮助你了。”  就这样,他们两个人在地铁的站台座位上聊了很长时间。然后又约好第二天继续到医生的诊所继续进行。  又是一个阳光洒满大地的好天气,空气中充满了清茶般的味道。而菁菁却被刺眼的阳光弄的很不高兴。好不容易终于到了名片上的地址。
  一个不算大的心理诊所。
  一推开门,一个护士很客气的前来迎接。
  “小姐您好,请问您和医生有预约吗?您是几点呢?
  还没等她问完就听到有人说道:“她是我的特护病人没有预约过,小顾你让她进来吧!”
  菁菁一听就知道是昨天的那个中年男子。那声音一听就让人感到安心!护士小姐带她进了一个不大的房间,里面装饰的很精致。似乎每一样东西都是精心设计的那种感觉要比她的家好多了,护士在给菁菁带上一个治疗头套以后就走了,她一个人躺在一个黑皮的长椅上。不一会,昨天的那个医生出来了。菁菁想起来打个招呼,那医生笑着说不用了你做好吧,我们现在就开始。接着便又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边,这次要比前一次更详细每一个细节都不错过,医生一边做着记录,不时的还配合她的讲解做出一些反映来。让她感到很安心终于有人愿意听她的苦衷了!
  就这样治疗进行了一个下午,医生邀请菁菁共进晚餐。她答应了,接着她们去了一家不大的意大利餐厅。她是第一次去意大利餐厅,所以现的很不习惯。那医生很熟悉的点着菜和汤。突然一个冒失的接待生一个不小心把她点的橙汁打翻在菁菁的身上。接着一件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菁菁随手拿起一把吃菜用的叉子向服务生刺去,同时嘴巴里还骂着极其粗鲁的话语,甚至这句话乍听还不明白什么意思。周围的人都吓呆了,几秒钟后菁菁手中的叉子掉了,她整个人都楞在了那里。医生连忙道歉,收拾了东西连忙扶着发呆的菁菁走出了餐厅。他们叫了辆车回到了诊所。在车上,她哭的越来越厉害,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的那么冲动,好像她被什么人控制了一样。甚至她骂出的话是那么顺口,可是到现在她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学会的。天那,一切的一切都太奇怪了!医生对此的解释是因为刚才结束手术,所以还在不稳定时期需要好好的休息调节自己的情绪。可是菁菁也知道做手术的人很多,从来没有遇见过会有这么大变化的事情啊。何况菁菁做的只是盲肠切除手术,而且手术也很顺利。只是中途因为有点失血后来从血库掉来了急救用的血也就没什么事情了!究竟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呢?  回到诊所以后,医生给她倒了杯茶服了两片镇静药片。她终于平静了一点。电话响了,原来是医生的妻子抱怨丈夫怎么晚了还不回家。这弄的菁菁很不好意思。  “医生,您还是回去吧。我叫辆车自己回去,您放心好了我会按时吃您的药定期来检查的。只是今天晚上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泪水又开始不断的涌了出来,她知道在那样的地方表现的如此的糟糕实在是很丢面子的一件事情,不仅对她和医生都一样。
  “那好吧我孩子高烧我必须马上回去,我的名片你有了如果在发生同样的事情你一定要电话给我,千万别冲动。不然会害了你的。”
  说完医生整理了一下东西便和菁菁走出了诊所。在门口拦好了车目送菁菁远走医生才放心。“喂,刚才她在我不太好说话。和你计划的一样的确她的性格有了很大的变化。对……今天她甚至还骂出了她自己都不知道哪里学来的粗话…………好吧我们回来在谈B EY BEY”医生拿着手机正在通话。
  半个小时以后菁菁到家了,她连灯都没有开直接跑到了卧室,今天对她来说太累了没有什么精神在去搭理其他的事情。也许是药性上来的缘故吧。她慢慢的睡着了。突然她觉得有人正在靠近她,甚至觉得那个就在他边上她感觉到他的呼吸,又突然没有了。她很迷糊,或许是幻觉吧。接着不知道怎么的身体开始脱力,动都不能动好象全身被绳子绑住了一样。她想睁开眼可是连这点她都做不到。她觉得有一个人正在抚摩玩弄她的身体,从腿部开始慢慢的向上,快要接近胸部了。可还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不能反抗。接着啪的一声巨响菁菁猛一起身,终于她清醒了,全身都是汗。原来刚才只是一个,一个无比真实的梦。她又服用了两片医生给她的镇静药片。接着睡,这一次她不在是幸运的。在梦里她被强奸了,被一个长的健壮无比的丑陋男人强奸了,她哭啊喊啊可是都没有人理会。第二天清晨她实在忍不住了连忙打了电话给医生,医生的妻子接的电话。“喂,真不好意思这么早就打扰您,我想问一下张医生在吗?我是他的病人。”菁菁抱歉的说道  “哦,没关系您等一下。”医生妻子柔和的说到  菁菁突然觉得那声音好熟悉,好象在哪里听到过,可是又想不起来。  “喂,您是哪位。我是张医生。”  “张医生吗?我是菁菁昨天我做了一夜的怪梦太害怕了,您今天有空吗我想和您在仔细的谈谈。”  “好吧,那早上9 点在我的诊所见吧。”说完张医生便挂了电话  快8点半的时候菁菁找了一件自己最喜欢的衣服带上了太阳眼睛出了门。到张医生那里已经快9点半了,路上发生了交通事故堵了半个多小时。  菁菁一到诊所便直接向治疗室走去原本以为张医生已经开始等她了,可是那里一个人也没有。护士小姐说张医生的车在半路抛锚了要过一会在到,先让她吃亮片药然后躺着等待他的到来。护士拿来的药菁菁一口气吞了下去,接着便躺在了那里,静静的等待着……
  不一会室内的空调开了,她感觉到很暖和又睡着了。在梦里依旧是那个丑陋无比的男人一次又一次的强暴了她,她一边又一边的反抗可是每次总是毫无力气。那竟然还说已经进到了她的身体里永远纠缠着她。终于她被一股强烈的味道熏醒了,眼前的是张医生。她躺着的那个皮床上都是汗水。医生给她倒了杯茶,稳定了一下开始讲述那奇怪的梦。这一次医生记录的更详细几乎每一个细节都要她说上好几边。比如那个男人多高?什么样子?身体上有什么特点?甚至在强暴时候的一些表情动作等等…………弄的菁菁
好不尴尬!等记录完毕医生亲自出去买便当回来她就坐在那里休息。
  菁菁虽然来过这里好几次,但是对这里的有些东西还看的不太仔细。她来到医生工作台前,一幅照片映入她的眼帘原来是医生和她的妻子还有孩子的。她拿起那张照片,想起了自己的家人很男朋友,真不知道这一场噩梦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一失神相框掉了下来,散了她连忙捡起照片想要从新把它装好。背后的一些文字引起了她的注意!与爱妻微文爱子翔敬摄与某某年某某月署名是王明玄。可是她明明记得那医生姓张啊。在仔细一像这个医生的妻子微文的名字和外表都好象在那里见过,甚至她的声音也很熟悉,可就是一时间想不起来。结束了一天的治疗以后菁菁连忙回家,寻找一切线索想要发觉那个似曾相识的名字。终于她在病例卡上看到了这个名字。原来那天在医院为她开刀的那个女医生就是张医生的妻子。菁菁想到这里就觉得世界好小。可是那医生到底叫什么名字呢?为什么要对她隐瞒自己的真实姓名呢?想着想着她便睡着了,一直到半夜醒来她睡的很好,没有做梦。接着她按照规定服用了医生给她的药片。没想到吃好药在睡又遇见了那个恶魔重
复着一样的痛苦经历。第二天一早起床,菁菁便开始怀疑起那药来,为什么没吃以前不会做这样的噩梦每次都是吃了以后才发生的呢?她开始迷惑了。电话铃响了,是张医生打来的约她下午继续资料因为他上午有别的病人。菁菁发现家里已经快没有吃的东西了。她带了点钱出门去买点东西。刚下楼就看到底下有收购旧报纸的,她想起家里还有许多的男朋友留下的过期杂志。于是便走上前去询问价钱。“大伯,这杂志多少钱一斤啊?”她一边翻弄着地上的旧报纸一边问。  收报纸的老人还没回答突然她叫了起来,人也坐在了地上。她看到了  她发现了那个在夜里侮辱她无数次的那个男人,既然在报纸上有他的照片。她连忙坐起身来仔细的阅读起来。那已经是1 个月以前的新闻了,内容是说一个外地的暴徒在强奸了数十名女性以后终于被警察发现在野外的一间房子里当场击毙,可是还有3名被他抓来的女性下落不明。下边还有当时留下的举报电话,菁菁连忙抄了下来头也不回的便往回走。一到家便连忙拨通了那个号码,电话那端的声音很熟悉,熟悉的让人感到害怕,菁菁连忙挂断了电话。呀!那声音不是为我看病的张医生的吗?怎么他会在警察局?他究竟是谁?为什么要骗我呢?
------------------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千山万水,而是我就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http://ladyhome.home.chinaren.com
猜你喜欢 换一换
向上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