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顶了她的屁股

2009-09-02
读《姑妄言》,在第十五回,有一个叫常氏的妇人讲了许多笑话,其中有一则是关于尴尬的:一船人过渡,内中有一妇人和一和尚。那妇人偶然放了一个臭屁,众人骂道:“是哪个没廉耻的,放这样的臭屁?”那妇人羞得脸脖子通红。那和尚知道是这妇人,忙道:“列位休怪,是小僧一时失错。”众人见他承认,便道:“你这和尚好不知趣,瘟臭得熏人。”那妇人感激得了不得。
  类似打屁带来的尴尬,生活中有很多,但像上述笑话中的某妇人那样,打屁时身边还有绅士解围遮羞,就不是很多了。
  小敏肠胃不好,一次,在公车上打屁,为了掩饰,就用手指在车窗玻璃上使劲摩擦,想用摩擦出来的声音混淆视听,以蒙混过关。哪曾想身边一位老太太竟不怀好意地将她的心思一语道破:姑娘,声音可以掩盖,气味怎么办?周围的人都捂着鼻子一齐看着小敏,小敏恨不能打地洞钻进去。
  小敏公众场合公然打屁似有不妥,但老太太的直言快语却未免给人不良善不宽容为人刻薄恶毒的感觉。都是人,和尚、老妇,一个是绅士一个却是恶妇,看来人与人相比,做人的差距还是蛮大的。
  卜伽丘《十日谈》中也有许多关于尴尬的故事。以偷情为最多。其中第七日中有这样一则故事:一个叫佩罗妮拉的妇人在丈夫外出揽活时招情人姜尼罗斯脆那里奥到家中私通,没想到的是,老公忽然返回,她情急生智,让情人藏在酒桶里,并对丈夫说:家中的酒桶闲置无用,我把它卖了,买酒桶的人正在桶内查看呢。情人躲在酒桶中,立即心领神会,站起来说:这酒桶还不错,只是桶壁有些脏,应该刮一下。佩罗妮拉就让她老公进到桶里去清理酒桶,她则伏在桶口指挥,而她的情人正好趁着这机会与她背后媾合了一番。等她丈夫出来,她的情人也舒服够了,就付了帐,拿着酒桶,大摇大摆地走了。第七日中还有伊莎白拉的故事,大致跟佩罗妮拉的差不多,也是正偷情的时候丈夫回来,然后女主人公用机智化解了极有可能不可收拾的场面。
  在一些尴尬场面发生的时候,有些当事人反应很快,迅速做出挽救,将尴尬场面轻轻带过。我佩服这类人,他们都是情商很高的人。卜伽丘在《十日谈》里反复赞美爱情是才智的源泉。他甚至认为:偷情能使人聪明,偷情的人灵感最多。但这种偷情使人聪明的说法,大约也只能算是卜伽丘的一句俏皮话吧,并不能当作真理。就像作家王朔说:伤害女人太多的人,上帝会给他一个女儿。这句话是一句妙语,却不能当做格言,因为它实在经不起推敲。某县城原政协主席如今退居二线的老冯,一辈子祸害女人无数,他的老婆却一连给他生了六个儿子,依次取名龙虎豹风雷震。老冯常说:我这一辈女人玩多了,所以老天惩罚我,不给我闺女。这自然也是一句屁话。
  那些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偷情者,往往只是掩耳盗铃而已。偷情者的聪明顶多是自作聪明。某《法制在线》栏目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小晴丈夫在城里打工,她与同村的三德子偷情,某晚,三德子到她家要求留宿,小晴竟然打电话给城里的丈夫,问他今晚回否。本来就对妻子有怀疑的丈夫,顿生疑窦,以为妻子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当晚回家,果不其然,将奸夫淫妇逮了个正着。小晴的丈夫效法武松,手起刀落,将这对西门庆潘金莲送上了西天。
  所幸,生活中只有很少的尴尬是刀光剑影鲜血淋漓的,更多的尴尬是饶有趣味的,在令人哭笑不得的同时还能博人开心一笑。老李就曾遇到过一个令他哭笑不得的尴尬场面。那天,他儿子跟女朋友正在路边接吻,恰巧被老李碰见,本来就很不好意思,儿子竟然很无厘头地问了一句:爸爸,你也来一口?这样的句子,就像对联中的绝对,没有曹子建那样敏捷的才思估计难以应对,所幸老李十分有柴反应也很快,他不假思索地答曰:家里有,家里有。将尴尬场面轻松化解。
  曾听说炼油厂有个公公偷儿媳,因为心情紧张的缘故,儿媳膣道痉挛,紧锁公公匪具出不来了,最后公公儿媳只好一起连体去一家个体诊所,请求一个叫商器的赤脚医生来帮忙。商器大夫花了整整四圈麻将约五个小时的功夫,才得以将这对不伦连体男女成功分离。这公媳二人不用猜,当时一定是尴尬死了。我们一帮年轻人,以后凡是有东西拔不出来,都爱说:嚯,这东西该不是炼油厂的吧?然后哈哈大乐。
  我平生也有过一次尴尬,那是我二十四岁那年某天的某个下午,在市郊某技校开完语文教学研讨会返城,我们一行有八人,却只有一辆只能坐五人的吉普,大家都急着回城,只好硬挤一下了。我与一位女教师坐在一起。为了不至于太尴尬,同时又能节省空间,我们都侧身而坐,她后背对着我,我则前胸贴着她后背,一条大腿的外侧紧紧挨着她的屁股。车子在崎岖不平的路上奔驰着,每颠簸一次,我与女教师的身体就要猛烈地撞击一次。撞击中,女教师几次回望我,眼睛迷离,呼吸有些急促。所幸那时俺心地尚还纯洁,也没多想,只是一味期盼早点结束这苦行,快点到达目的地。不停的碰撞过程中,总感觉有硬硬的东西顶我的大腿,令我很不舒服。忽然记起,我的那条紧贴女老师大屁股的大腿的大裤兜里正装着一支大大的三色圆珠笔呢,是开会用来记笔记用的。我似乎有点明白女教师为何眼睛迷离地看着我了。我赶紧“收腹,勒紧小肚,提臀,把药箱卡住”,腾出一点空间来,掏出了那支居心不良想毁我清白于一旦的三色圆珠笔。粗而且硬的圆珠笔一经掏出,女教师顿时就松了口气,有些紧张发硬的身体也随之软了下来。
  那位女教师一定将我的圆珠笔误会成了我当时正年轻气盛且尚未被开发的尘柄了,——我不想则已,一想立马脸颊像火烧赤壁一般,滚烫滚烫的。这也太尴尬了!一身冷汗之后,庆幸自己幸亏及时拿出了圆珠笔,要不然,那女教师还指不定怎么想我哩。
  据说人生最尴尬的事情有四件:金榜题名时——同名,洞房花烛夜——阳痿,久旱逢甘霖——一滴,他乡遇故知——债主。当然,若细心体察生活,最尴尬的事情肯定不止这四件。古人云:何人没有尴尬事,何处不逢尴尬人。尴尬有时的确令人难堪,甚至让当事人下不了台阶,但我想,只要不是贪赃枉法、徇私舞弊造成的尴尬,我们不妨宽心以待。毕竟许多的尴尬事件、尴尬场面,其中蕴含着笑料、幽默和人生百味,让我们在劳碌繁琐沉闷的生活之余,也能扑哧一乐,将烦恼暂时移除、忘却,抛之脑后。
猜你喜欢 换一换
向上返回